首页  >  要闻动态  >  要闻

太原玻璃服务中心

来源:技术     时间:2021-12-05 16:58

太原玻璃服务中心c1lzl,安顺电气机械经销部,鄂尔多斯器材制造总公司,石河子电气机械营运部,昭通塑料制品经销部

太原玻璃服务中心

不管人们如何理解、定义、解释“元宇宙”,但有一点是一致的:人类的存在将会在深度和广度上,进一步信息化、线上化。1992年,美国科幻小说家尼尔·斯蒂文森在科幻小说《雪崩》中描述了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的网络世界——metaverse,虽然斯蒂文森对这个网络世界是持批判态度,但metaverse这个词并在近30年后成为爆红全球的词汇。这是作者本人都未能预料到的。2021年10月30日,尼尔·斯蒂芬森在自己的推特账号上说:“有件事现在越来越乱套了:Facebook要涉足元宇宙这件事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他们只是用了我在《雪崩》中创造的一个词而已。我和Facebook之间没有任何交流或者商业联系。”   科幻小说中的概念成为出圈热点,甚至朝向现实发展的案例,在科幻史上屡不鲜见。11月18日,国内第一位科幻博士、现就职于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中国科幻研究院的专职博士后姜振宇接受记者专访时强调,“人成为元宇宙的一部分,还是元宇宙是人的一部分,这两者差距巨大”。   在姜振宇看来,元宇宙的确是相关技术发展积累到一定程度上的一个爆点,但是其中也不乏商业巨头为了自己的利益所进行的商业营销成分。人类在发展虚拟现实技术的同时,要注意时刻不要忘记,“元宇宙”再强大,也是人类的工具。人类在发展互联网技术,进一步构建虚拟现实的同时,也要注意培养自己的信息素养,“要保持线上和线下生活的平衡,这不是谁都能轻易做好的,而是需要特别修炼的。避免现实生活被虚拟世界过度蚕食,高度警惕和防止人性被自己构建的工具系统异化。”   对话姜振宇   元宇宙和既有的互联网形态有哪些显着不同?   记者:你理解的元宇宙是怎样的?   姜振宇:在我看来,“元宇宙”实际上是一个“土概念“,并不新鲜,也不是从零开始。它确实是互联网的发展方向,但已经是一个被反复讨论、研究、倡导,并且无数人正在努力推进的方向了。   记者:元宇宙和我们当下的网络世界有哪些显着不同?   姜振宇:它与当下既有的互联网形态最大的不同,在于取消了人与网络之间的“界面”——我们现在进入网络,尚且需要借助PC、手机、平板或者其他设备,这些设备共同的特征,被欧洲人极为精到地描述为“黑镜”。这些“黑镜”因此成为将肉身的我们与无孔不入的信息世界区隔开来的媒介——元宇宙将使得这些媒介/界面变得不再可见——并不是取消了,而是集成在了头戴式的虚拟现实设备上。   记者:“元宇宙”这个词让不少初次见到它的人会感到有紧迫感。这个词字面上好理解,但具体指什么,还是需要探究一番。   姜振宇:“元宇宙”这个词是新的,但其实它要做的事儿并不新鲜。在我看来,只是一个对以往“虚拟跟现实结合”技术的二次提升。比如这几年有一些大的IT公司做的“全真互联”“万物互联”“超元域”,都差不多。早在十几年前,AR、VR、区块链等相关领域都已经开始积累,这些最终以元宇宙概念的方式引爆。这么一引爆,搞出了大新闻,我认为是一个非常成功的现代营销案例。之所以让人觉得有紧迫感,是因为在信息时代,瞬息万变,人多多少少会有一些担心自己被落下的焦虑感。   记者:刘慈欣担忧互联网、赛博朋克会导致人类过度沉溺虚拟世界,从而失去向真实的星辰大海进军的动力。你对此有怎样的思考?   姜振宇:我担忧的方向是:互联网很可能会造成更大的差别分化。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当然给人类带来很好的福利,比如提高工作效率和工作的准确度,以及获取资讯、信息的自由度。但其实,人们获得有效信息的门槛却是变高了。因为信息的过度爆炸,也导致对有效信息的收集、辨认、判断能力需求更高。如何利用好互联网这个工具,而不是被这个工具所反向捆绑,这是现代人的信息素养。拥有这个数字时代的信息素养,门槛还是较高的。如果你没有这个信息素养,那就很可能被大数据算法喂养,被包裹在信息茧房里难以自拔。信息产品一个接一个,玩明白就意味着是你能掌控它,而不被其控制。有的人用几个月就能玩明白,但有的人就需要三年。这种信息素养的差别,显然能深刻影响到人的生命质量。所以,人与人的差别会被进一步拉大。这是值得忧思的。   记者:你觉得我们当下对元宇宙这个概念应该持怎样的态度才是合宜的?   姜振宇:AR、VR技术和互联网肯定会继续向前发展,更加渗透到我们的生活当中去,这个大势是人想阻挡也无法阻挡的。一些巨头大公司做一些商业推广,有足够成立的行动逻辑和自身利益诉求,可以理解。但是我觉得行业相关人士,尤其是相关决策人士还是要冷静观望,保持定力避免盲目跟风,避免被别人牵着鼻子走。要分清楚哪些主要是成功的商业推广案例,哪些是真正值得做的。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张杰   封面评论   意念“元宇宙”,尘埃漫天卷   □蒋璟璟   元宇宙概念持续火爆!在你还对元宇宙懵懵懂懂时,有人以靠售卖元宇宙课程、书籍等挖掘了第一桶金。近日,有“大V”爆料,有些人已经开了元宇宙课程培训,日进斗金。爆料截图显示,日入近10万元,累计收入超百万元。记者调查时发现,在网络上,售卖元宇宙课程的帖子比比皆是。(中新社)   现实版“宇宙大爆炸”的起源说正在上演,甚至就在我们的身边。当所有人都在谈论元宇宙,头脑风暴、思维碰撞所释放出的强大量能中,“元宇宙”从无到有、华丽诞生。这是一个关键性节点,就算不是元宇宙的原点,至少也算元宇宙的元年了吧。所谓的“元宇宙”,正由最初的抽象模糊概念和想象模型,迅速完成具象化的场景填充与沙盘推演。于是乎,一种“元宇宙就在眼前”的判断,越发成为共识。而这,又衍生成“再不上车就晚了”之类的焦虑,鼓噪一时。   而今,“元宇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隐约又沦为了“什么都往里装”的筐。关于“元宇宙”,可以有最高级的论述,也能以最浅显的方式理解。从某种意义上说,“元宇宙”就是活在网络虚拟世界里,这貌似天方夜谭,其实是有理论上的可能性的。   当人类必须回“实境”解决的“需求”越来越少,元宇宙的可能性也便越来越大。最彻底的避世,就是重构一个新世界;最终极的“弱缘社会”,就是开启新连结、新缘分……元宇宙的“未来”有无限潜能,而元宇宙的“现在”,却也不出所料地沦落俗尘。就如同以往的那些新概念、新愿景一样,起初作为学术意象的“元宇宙”,迅速被加工成了流行化的“知识快餐”,被玩成了文字游戏、玄学话术、商业噱头,被吹成了最火爆的“风口”,妖风阵阵的“风”。   理想的元宇宙无所不包,现实的“元宇宙”遍地是坑。想着花点小钱上几节网课就能弄懂元宇宙、就能找到财富密码,这纯属是小看了元宇宙,也是高看了那些神棍讲师。